救救土沉香

成為會員

領養土沉香樹苗表格
RSS feed

請關注大澳的工程

「主題公園化」及「一手包辦」的營辦模式
大澳漁村文化及生態岌岌可危

政府在2002年的大澳重整規劃,及2003年興建的漁船停泊區,已犯了不少嚴重失誤,違反可持續發展的原則,不旦浪費公帑,亦破壞大澳的景緻、傳統文化及生境,對香港唯一保存完整漁村風貌的大澳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現重提活化大澳計劃,用一手包辦的營辦模式,將大澳的發展「主題公園化」,置大澳的漁村文化及生態環境於岌岌可危的境地。

一.    借文化生態保育為名,卻無其實,削弱大澳可持續發展的優勢

政府以發展大澳生態旅遊為主題,卻從未落實大澳的生態保育政策,致使大澳生態岌岌可危。大澳梁屋蘆葦林濕地於2002年大澳重整時,政府及各環保團體一致對這片全港第二大的蘆葦林濕地認同應劃為保育區,但時至今日,政府非但未有落實,更隻字不提,任由當地村民堆填。本會曾多次向傳媒及政府部門投訴,政府都未有正面回應這問題。短短兩年間,村民所堆填的面積已有十倍之多(見附件1)。環保團體包括世界自然基金會,綠色大嶼山協會,嘉道理農場及本會(見附件2a-d)均曾去信政府要求在大澳規劃上保育這塊大澳生態寶地。至今日為止,政府在大澳活化計劃中所有關於2002年由各本地及其他環保團體所建議的生態保育地如:橫坑紅樹林、鹽田及北山下紅樹林的保育一概付之厥如。特區政府所謂發展生態旅遊的荒謬之處可見一斑。

政府對於大澳龍仔悟園的去向問題從未作主動的地區文化保育.龍仔悟園是香港最大規模的嶺南園林,一向為中外遊客推崇其設計能特顯中國禪林建築風範,英國歷史學者Christ Bailey 一直致力於研究其歷史及建築風格,但這文化建築一直在大澳規劃中被忽視;而鹿湖禪林亦有不少清未民初的宗教歷史建築,很多因日久失修而荒廢,政府對這些本文化歷史的保育視如不見,任其湮滅,實令人慨嘆.

二.    未見保育,先見破壞

活化方案未有考慮大澳水鄉的生態環境,不單未能發揮政府原定的效果,更會造成大澳將出現的嚴重生態問題。

1)    在一涌和永安街所擬建的河堤,並未有考慮到對周圍的潮間生物及植物的影響;以及到填高兩岸築堤對水流疏洩及增加垃圾堆積的問題.

2)    在梁屋濕地旁興建露營地,完全未有顧及人為光害,聲害及人的污染物對旁邊濕地生態及在該處大片蘆葦林棲息的雀鳥所造成的影響。

3)    沿著濕地建築的浮橋及木板長廊,亦未有考慮到大澳濕地的獨特性:大澳濕地總面積雖大,但卻分裂為細小而分散的一片片不同種類的濕地生境,進行這些工程只會對濕地及泥灘生態造成不可避免的影響。

4)    本會反對在侯王廟及寶珠潭再造鹽田,選址旁邊就是大片的白骨?紅樹及泥灘濕地。大量水禽及鷺鳥的覓食地,此舉將會對現有的生境死化而非活化。

5)    棚屋探知館 (TAI O CONCEPT PLAN – HC6)
將傳統棚屋改為採知館,乍看意念新鮮,但實際並不可行。傳統棚屋結構負荷是供三至五人家庭作「居住」用途,若改為對公眾開放的探知館,人流及使用量將超出原有負荷,而且香港現行的建築物條例對棚屋的木結構規範亦沒有明確介定,工程師最終很有可能捨難取易,直接採用鋼筋混凝土興建一座「四不像」的假棚屋,破壞棚屋區整體景觀。此外,在棚屋內興建探知館,嚴重影響居民的生活私隱;政府亦可能借機清拆部份棚屋。

6)    鹽田示範場 (TAI O CONCEPT PLAN – HC7)

楊侯古廟對外的北山紅樹林乃香港數一數二最大的「 天然紅樹林」,示範場選址於此,再一次將大澳的自然資源一手摧毀。暴雨洪水從楊侯古廟的河口湧入示範場將鹽水沖走,影響大澳其他相鄰地區的生態平衡。

7)    石仔?散步長廊 (TAI O CONCEPT PLAN – LCS)
擬建之長廊從石仔?停機坪/足球場對出,沿著淺灘一直伸廷到街市街。以為遊客從另一角度觀賞沿岸而建的半路棚屋群,此舉完全忽略棚屋居民的感受,嚴重破壞居民的生活私隱。同時,興建時需要挖掘河床,很可能影響沿岸棚屋的地基結構。
 
三.    不顧民生需要,只管將大澳主題公園化

我們要求政府正視大澳水鄉現存的生態環境及民生問題。包括棚屋作為大澳水鄉特色的可持續發展。政府六億元應用來活化及現代化棚屋的環境衛生,使大澳棚屋在既附合現代環境衛生條件下保存其固有的建築特色,大澳棚屋和優美的生態環境結合可成為香港人值得驕傲的文化遺產。今天,不少大澳的遊客駐足棚屋欣賞時,若俯首低視,便會察覺下面滿布垃圾糞便;香港政府在保育大澳水鄉文化生態時,除了在現有的建設上架床疊屋外,更應首先解決大澳現存基本民生問題。

四.    破壞工程,重蹈覆轍 - 正視2002年大澳重整計劃的失誤

本會認為政府應先檢討過去大澳發展的弊處,作出改善或補償。政府應牽頭支持對大澳的地理,生態環境,歷史文化作有系統的資料研究,加入不同界別的專家及地區上的非政府團體,以作出更開放的可持續發展規劃。2000年,大澳鄉事會要求政府興建漁船停泊區,以復興大澳昔日漁港繁榮及興當地經濟,大澳鄉事會向政府聲稱大澳有數百艘漁船,其實大澳當時只有七艘漁船。興建漁船停泊區亦不會振興大澳漁業,因為大多數漁民的後代已經轉行,而香港海域的漁穫亦大量下降,捕漁已是一夕陽行業.但特區政府堅持用三億元公帑興建漁船停泊區, 滿足個別人士追求「政績工程」。至今多年,大澳漁船停泊區仍舊空無一船,三億公帑付諸東流;漁船停泊區的大壆更把大澳十景之一的日落景阻擋,連遠眺澳門,珠海的水平線遠景也阻擋了,不少曾到過大澳旅行的本地及外來遊客均對此感到惋惜。另一方面,由於工程需要大量挖泥,影響一帶水域的水紋,直接破壞魚苗的棲息及覓食環境。可惜,那些好大喜功,亂花費納稅人公帑的特區官員依然故我,又再次豪擲六億多以活化大澳為名,要在大澳大興土木。

而大澳重植紅樹林濕地建成的之後亦存在著無人管理的情況, 例如非法捕漁,捕魚船長期泊在濕地,漁護處和地政處互相推諉其管理責任,這些事情亦須處理妥當。

不斷有大量工程在大澳落成,都是用納稅人的血汗錢,希望政府不要在浪費金錢建「大白象」後再棄如敝屣。

五.    虛假諮詢

經過2007年9月「翻新大澳工程」遭受各界大力反對後,我們以為政府會誠心尊重本土文化的特色、重視民間及公共的參與,採用由下而上的規劃概念。但發展局卻另起的「爐灶」,舉辦「活化大澳設計比賽」,看似擴大了公共參與的空間,但實際上卻是以行政吸納政治的手段,目的是暗渡陳倉,為政府的規劃發展打造成一個有公共參與的共識的「政治面具」。土本工程拓展署於2009年3月21日在大澳佛教筏可中學進行公眾諮詢,當日有不少大澳的街坊及團體出席,大都認為當局的規劃不能對症下藥,未能解決居民長久面對的問題,包括:排污、交通、文康設施、人口政策、消防系統等,無助大澳的可持續發展;四大學會(香港建築師學會、香港規劃師學會、香港測量師學會、香港園景師學會)亦對有關建議達致文化及生態保育之目標有所保留(見附件3)。

六.    官鄉勾結,利益輸送

我們關注官鄉勾結,利益輸送的問題.在此,本會將提出有關疑點的資料:

1)    重建鹽田計劃列為大澳的優先推行計劃,更在活化大澳的設計比賽中預先列為參賽者的設計項目;而負責向顧問公司提供意見及向參賽者講鹽田構思的都是科技大學的廖迪生博士,而他本人亦有參與活化大澳的設計比賽的評審委員.廖迪生博士及政府有關部門一直不肯向本會透露重建鹽田計劃的工程方案,此計劃亦可避過環境評估;雖然該工程選置位於侯王廟對面,新基橋東面的一處佔地約3000平方米的泥灘及濕地旁進行,此位置亦在大澳鷺鳥林的附近.本會幹事一致認為此選址破壞該處泥灘的生態,而且該處有不少已成熟的白骨?紅樹品種,乃至於一向在該處棲息及覓食的鷺鳥亦會因為重建鹽田,把鹽份大量提高而造成生態的災害.當局巧妙地利用環保條例漏洞 -- (少於3000平方米的泥灘及濕地便不需要進行環境評估),但這工程若落實,其影響周邊的泥灘及濕地面積將遠超過此面積數十倍,工地面積亦不會只局限於最終選址, 施工期間產生的堆土、垃圾及噪音亦會進一步危害河涌水質, 生態系統及候鳥棲息。本會不能理解為何政府及學者為何要在該處選址.我們總不成為了向市民展示過去的歷史遺蹟而要置活著的良好生態於死地.除了特權解釋外,我們想不到關於這項工程的理性解釋.此外,政府對經營鹽田的機構更未有說明會否公開招標,又或是交與一些內定的團體或人士,市民都無從監察。

七.    「一手包辦」的營運模式,壟斷民間發展空間

發展局擬採用新財務方法,計劃聘用機構包辦經濟文化生態項目,涉及營運棚屋探知館、鹽田示範場、生態觀察屋、野外營地、重新引入橫水渡,以及將公屋天利樓改為青年旅舍等,營辦機構須具備管理及財政能力。發展局不會把每個項目斬件招標,而是「一手包辦」。發展模式是「活化歷史建築物」的翻版,由有財團背景的所謂非政府機構包攬,壟斷了地區發展及民間參與的空間。

在2002年政府顧問建議在村入口附近的梁屋濕地旁興建營地,當時有不少個別人士及團體的反對;在今日活化大澳設計比賽的假象掩飾下依然照當年的規劃實行。假民主,真獨裁的特區政府面目昭然若揭。

本會同仁及各界關注大澳人士在此懇請各立法會議員本著正義及為香港福祉的原則上,積極監察香港特區政府在大澳的荒謬施政,亦請各界關注大澳可持續發展的市民表達意見。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整理
28-7-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