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土沉香

成為會員

領養土沉香樹苗表格
RSS feed

活化還是僵化大澳舊警署?

相信大家一定已經知道大澳舊警署被利用建成精品酒店的消息。我最擔心的是:大澳警署不是被活化,而是被僵化和私有化。

首先我是質疑這個「活化」計劃的思維方向。歷史是必須和我們的生活扣連關係才會產生意思。我有朋友曾經做過大埔(是「大埔」)警署的資料搜集,是一段很有趣故事:

大埔是英國殖民地延伸至新界時的總部,因為幾乎位處新界全境的中央位置,而且氣候適宜,所以英國人將總部定在大埔墟英國人到新界時遭到大姓氏族的武裝抵抗,爆發「六日戰爭」,氏族的扺抗失敗了,死傷數千人,在一八九九年,就在今日大埔舊警署的山崗上,新界的鄉紳穿著白衣恭迎新主。英國人的警署和理民府是挑選在山崗上興建,警署建在與民居不太遠的地方,但沒有和氏族村落的土地有衝突,也監察到大埔全區的位置,其後大埔的政府建築物、學校、教堂都圍繞者大埔警署的山崗興建。直至五十年代,殖民地管治大埔的人數只有十八人,要管治地方和維持秩序,必須和鄉親合作,而且需要和地方人士搞好關係,防止共產主義散播。時至今天,不少大埔土生土長的居民對大埔警署仍是充滿記憶,因為差館山是惹上官非的人才會去的地方,所以一般大埔居民很少踏足這個地方一位五十多歲的蔡太訪問:「以前冇幾何去,我好少去,後期整左個公園都有試過去拍拖,春暉園那一塊……六七十年代我好少到,以前是理民,唔會隨便上去。女仔奉旨不會到那裡,後期起左莫壽增中學時我地就去打籃球。六十年代簡直冇諗過上去。」

歷史好像距遠我們好遠,不過正塑造著我們社區的面貌,我們在這個社會的生活,就是這樣而來。歷史不是一堆死的資料,是有分析,和我們有連結。「活化」計劃的重點是用最省資源的方法去保存歷史建築的外殼,於是甚麼方法都想得出了,包括改為設計學校、給予財團去做生意。這樣叫保存和尊重歷史嗎?

把舊建築商業化的典形例子是上環的西港城,西港城前身是上環街市,幾十年前改建為商場,上環街市的外殼保存了,但絲毫找不到街市的遺跡,也不能透過這個地方知道上環的過去。

我其實對由財團成立的「非牟利」機構來辦酒店和博物館二合一的方案,不太感到信心。從一開始,大澳居民應該有權決定社區警署的規劃,不過我們的政府沒有這樣做。如果大澳舊警署由所謂的「非牟利」機構去搞,我希望這個機構認清兩點:

1. 他承辦的建築物應該是一所博物館,而不是一所以酒店,不然只會是有錢使用空間的人才可以分享到這所歷史建築

2. 他是屬於社區的機構,而不是財團的機構,不然他只是利用從大澳孕育出來的歷史去為自己謀利。

對於一個業餘關注大澳的人,可以做的事不會很多,亦不應該埋怨得太多,如果大澳再失去美好的事物,就是我們社會共同失去的。希望大家努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活化大澳舊警署
變身酒店

(蘋果互動新聞)

有逾百年歷史的舊大澳警署,將會活化成四星級的精品酒店。

有逾百年歷史的舊大澳警署,將會活化成四星級的精品酒店。由信和成立的非牟利機構預計,需要用6500萬翻新,計劃會有9間客房,並在2011年投入服務。公司會盡量保留警署的一磚一木,包括木門、火爐,讓住客感受昔日警署的佈局。

當中的報案室則會改成博物館,介紹大澳和該警署的歷史,公司又會定期安排公眾來參觀及舉辦美食展、工作坊,增加巿民對這座歷史古蹟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