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土沉香

成為會員

領養土沉香樹苗表格
RSS feed

有關大嶼山望東灣經營公私合營骨灰龕場的意見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緊急呼籲:
請關注南大嶼山望東灣大型骨灰龕場的申請

致城規會主席及各委員:

有關大嶼山望東灣經營公私合營骨灰龕場的意見(申請編號)Y/SLC/2

1.申請人在其列述交通報告只就輪船班次提供數據以支持交通足夠的理據,假設10多萬的拜祭者全都從水路的渡輪班次安排中可解決選址偏僻,交通不便的問題.此假設完全漠視現實及避而不談選擇陸路山徑往拜祭的市民.居住於大嶼山梅窩的市民都清楚知道現有的渡輪班次並不足以負荷假期眾多的人流,大部份前往大嶼山的市民會由東涌轉乘巴士前往南大嶼山,這是申請人不可能解決的現實.取道陸路的市民必須經由具澳至拾塱的一段山徑往望東灣,位於郊野公園範圍,步行須一小時才至選址,此選址實無可避免破壞一大段位於郊野公園內的山徑.申請人以交通上有渡輪及碼頭配套為交通完善的條件,實在是妄顧現實。現在望東灣的小型碼頭只適合街渡及小量遊艇停泊,在條件上根本不足以應付十多萬的人流,如果此申請落實,當局須擴建碼頭及配合陸路的交通;即是說在陸路上要耗用大量公帑擴闊拾塱至望東灣的一段行山徑,此發展將牽涉屬於芝麻灣半島的郊野公園範圍的行人路擴闊工程,影響南大嶼山一大片天然植被及景觀,其對本港郊野公園的規劃,將會因一個荒謬的選址而帶來深遠的影響。

2.環保團體長春社去年7月視察該選址時發現有一大片樹木已被斫伐,並平整為工地,當中涉及官地及綠化地的樹木,亦牽涉違規發展工程;而發展機遇委員會各委員亦關注此等“先破壞,後申請發展”的行為,表示不會因此而贏取得支持.我十分認同委員會的表態,亦証明市民及委員皆珍惜本港的珍貴生態資源;而對這種只圖私利,妄顧法則及破壞生態環境的行為嗤之以鼻。若政府接納此申請,無疑認同上述“先破壞,後申請發展”的行為,而為社會開一極壞的先例.申請人以該處只有一株樹木須移植以掩飾其在該處曾作出的大規模砍伐樹木植被,並牽涉及官地的樹木,現申請人妄言掩飾違規行為,只此不良行為便足以否決其申請.

3.此申請牽涉到旁邊南大嶼山郊野公園可能受到每年兩次龐大人流的影響,而此項申請中亦缺乏環境生態及地貌破壞的影響評估,令人憂慮香港人熱愛的南大嶼山郊野公園會由生態盎然變為生態殘缺不堪的山野.過往申請改變綠化帶為其他商業的申請都不能成功,實有賴各委員堅守綠化帶為郊野重要緩衝區的宗旨,令市民大眾能安享寧靜和優美的郊野環境,不致受大規模人流及商業發展所影響。如此申請獲批,將令綠化帶的功能受到衝擊,而造成無法估計的廣大郊野中被劃為綠化帶的生態環境緩衝區失陷,亦會令不法商人仿傚,香港郊野地帶的規劃將因此例一開而失陷。

4.根據發展審批大綱圖,該處位於綠化帶,而該地可作農地及宗教的骨灰龕用途,是指小型及當地居民所祟拜的神祗,是為尊重原居民的宗教信仰而有此規劃,正如大部份新界的農地及綠化帶的規劃目的一樣,而不是用作大規模的商業化的骨灰龕墓園用途,規劃署及各委員對此目的最為清楚不過。

5.我認為政府不應因為發展商承諾向政府提供超過三萬個龕位,而支付大量公帑在望東灣發展交通配套。如政府選擇捨近圖遠,不去重新規劃仍有龐大空置土葬用地的和合石墳場,將軍澳土葬場,而去接受違規清理樹木的商人在另一片香港的淨土”望東灣”及其周邊進行這一項荒謬的龐大墓園計劃,實在難以令人信服。

6.申請人以骨灰龕短缺問題嚴峻,發展望東灣大型骨灰龕場可以幫助紓緩骨灰龕問題,本會認為只是申請人牟利的藉口。骨灰龕短缺的問題正因為土地的資源不足,政府在發展新的公營骨灰龕場的同時,更應考慮土地資源的善用,如在多層工廈及興建多層的骨灰龕位,而非在望東灣這一些珍貴的綠化林地中耗用過六萬平方呎綠化帶土地來興建六萬個低密度龕位,這是完全違反善用土地資源的宗旨!在製訂骨灰龕的長遠政策方面,局長鼓勵市民不要再浪費空間;但對於經營骨灰龕的業界人士,亦應鼓勵他們創造更環保和節約空間而又尊重先人的方式經營,而非以香港人的環境資源作代價。此例一開,相信香港優美的郊野生態亦會相繼為骨灰龕場龐大的利益所攻陷.

7.此項申請有鄉議局及原居民支持,但鄉議局作為香港一大政團,更應以身作則,維護香港法治,不應支持經營者循破壞環境的途徑發展!而原居民已多遷離此地,正如申請人所說,該處已沒有居民;所以原居民的申述不足以支持申請人,真正受影響的居民是現在南大嶼山居住的居民,他們的生活及環境將無可避免地因為此大型龕場的發展而受影響.故政府實應先諮詢真正居住於南大嶼山的居民,而非賣地但並不居於此地的原居民.如政府以鄉議居及原居民的意見為考慮而忽略大多數居民的意願,難免令人產生官鄉勾結之嫌.現在骨灰龕短缺問題雖然嚴峻,但亦不能造就此時勢,令香港的生態環境陸續失守於以金錢為目的而不擇手段破壞郊野的大財團手上。

 從交通,生態環境,法治,規劃角度審視,這項申請實在存有很大的缺失,亦對香港整體社會的利益造成深遠的影響.我相信各委員必會本著保育香港郊野資源的持續發展反對這項申請。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
執行幹事
何佩嫻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