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土沉香

成為會員

領養土沉香樹苗表格
RSS feed

望東灣村民反對理據

反對仁展有限公司在大嶼山南區望東灣村興建靈灰安置所
(反對 Y/SLC/5 規劃申請的理據)

  • 破壞望東灣村的風水、龍脈,影響原居民子孫後代的氣數、發展。
     
  • 招惹萬多個外來亡魂到望東灣,騷擾了望東灣范氏歷代祖先的亡魂,對祂們不敬。
     
  • 新界鄉村,傳統習俗不容許外來人士葬在本村。這種新界原居民的傳統生活習慣和權益,理應受到基本法的尊重和保障。仁展有限公司在望東灣村建靈灰安置所,服務對象並非望東灣村原居民,這是侵犯新界原居民傳統生活習慣和權益的行為,明顯地違反了基本法。
     
  • 仁展有限公司過去幾次申請在望東灣興建靈灰安置所,都普遍被大嶼山南區居民反對,包括眾多的外籍非原居民。大嶼山南區鄉事委員會、梅窩鄉事委員會、長洲鄉事委員會、離島區議員也都反對。仁展有限公司這次申請,也必定受到更多人士反對。
     
  • 「綠化地帶」是香港政府制定的,如果批准仁展有限公司在望東灣的「綠化地帶」內建靈灰安置所,既違反「綠化地帶不能構建屋宇」的規劃原則,也開了極惡劣的先例,全港的「綠化地帶」將會因此而變成一座座骨灰龕場。政府這樣無疑是「自毀長城」,也有「官鄉商勾結、利益輸送」之嫌。
     
  • 仁展有限公司過去曾涉及「先破壞後建設」。2009年末,他們曾在擬建靈灰安置所的綠化帶用推土機把梯田移平,因而被發展機遇委員會以「先破壞後建設」的理由否決他們在望東灣村建靈灰安置所的第一次申請。
     
  • Y/SLC/5規劃申請雖然說會把骨灰龕建築融入附近的村屋格調,具中國傳統文化特色,並充分植樹綠化,連外牆也吊掛植物,但無法減低恐懼感。新設計在兩座龕場間建一座橋,使人聯想到「黃泉路上的奈何橋」,更加恐怖。
     
  • 骨灰龕建築物貼近海邊的行人路,這是遊人唯一的通道,到望東灣遊玩,好像是到墳場遊玩,遊興大減,也令人產生不安的情緒。
     
  • 望東灣不是無人村,仍有人居住。望東灣原居民的祖祠仍在,村屋仍在,又有丁權,可以申建丁屋。現在,望東灣有水電供應,也有碼頭,生活條件已有改善,日後將有更多原居民回望東灣居住。
     
  • 該規劃申請,內容疏漏失實,企圖為該公司建龕場找藉口。仁展有限公司聲稱在望東灣舊村後面的山坡上有墳場;龕場選址附近,樹木不多,生長欠佳;動物及昆蟲種類少,生態價值偏低。這些描述都與事實不符。
     
  • 在望東灣村建靈灰安置所,將嚴重污染環境,為這片美麗的淨土帶來毀滅性的破壞。仁展有限公司稱靈灰安置所平日有10個工作人員,清明、重陽會増加大量臨時工,加上每年多達十多萬人次的拜祭人士,所產生的垃圾、污穢物不少,廁所的化糞池(septic tank)當難以負荷而溢出,排洩物勢將從容量極有限的化糞池流出,嚴重污染30米外的溪水和海水。
     
  • 仁展有限公司嚴重低估拜祭人士帶來的污染。預計在高峰期每天洗手只產生1立方米的污水,這是以每人用0.5升水洗手計算出來的,即高峰期每天只有2000人前往望東灣拜祭,這是嚴重低估了。該公司預設的淨化污水系統,每天可處理1.5立方米的污水,為了要迎合不會污染的結論,因而故意低估拜祭人數。0.5升(兩杯)水能洗得淨一雙手嗎?。

    這樣的估計遠遠脫離現實,按5000個龕位,平均每龕位6名拜祭人士計算,總數是30000人。如果拜祭高峰期是4天,每天是7500人;如果拜祭高峰期是3天,每天是10000人。如果每人洗一次手,每次耗水量為0.5升,每日將產生3.75至5立方米的污水,遠遠超出每天1.5立方米的處理量。更何況洗一次手的用水量不止0.5升?
     

  • 嚴重低估廁所的使用量,製造低排放污染物的假象。去望東灣拜祭,來回要5至6個小時,相信人人都要上廁所一至兩次,並非只有四分一的人需要用廁所。就以每日7500人、每日8小時來計算,平均每個廁格每小時要服務78人(7500/8/12=78.1)。上廁所相信要排長龍,而且不敷應用,所產生的污染物必定比原來的評估多五、六倍,令排污設備超負荷,嚴重污染溪流、海水。(如果每日以10000人次計算,平均每個廁格每小時要服務104人!)
     
  • 該規劃申請雖然設有除煙裝置,減少燒紙錢冥鏹的煙塵,但卻無法避免「碳排放」。在望東灣建靈灰安置所將會令這片美麗淨土受到氣體污染的威脅。
     
  • 仁展有限公司設計前往望東灣的交通主要是載客100人的小輪,從長洲前往望東灣。以上落客需要15分鐘來計算,每小時最多4班。但長洲和望東灣的碼頭都不是專用碼頭,還有其他街渡、遊艇等爭用這些碼頭,所以每小時處理的班次可能更少。長洲的公眾碼頭,在春秋二祭高峰期,經常有十多艘街渡爭用有限的泊位,輪候泊岸的時間可能要30分鐘以上。上述安排不能滿足實際的客流量,帶來長時間輪候的惡果。人流難以控制,也容易產生意外。如果以高峰期每日7500人、每日8小時來計算(7500/100/8=9.375),平均每小時從長洲開出9個航班,回程從望東灣也是開出9個航班。望東灣碼頭只有一個泊位,每小時只能容納4個航班,運載能力已遠低於需求!如果以高峰期每日10000人來計算,則每小時要開12.5個航班!試問有哪個碼頭、哪間小輪公司能辦得到?簡直是痴人說夢話!
     
  • 望東灣30米長4.5米闊的露天、淺水碼頭,十分簡陋,怎能說成是”good and well-maintained pier” ?在退潮的時候,渡輪可能要擱淺!數百人擁擠在露天的碼頭上等著上船落船,場面如何控制?安全也成疑。如果遇著下雨、雷暴等惡劣天氣,乘客將十分狼狽。長洲和望東灣的碼頭都沒有升降台,受潮汐漲退影響,「跳板」大多數不能平放在碼頭的台階上,在大浪的情況下,十分危險。這些碼頭沒有斜道,沒有照顧傷殘人士的需要。所以,這些碼頭只適合載客量20人以下的街渡停泊,不宜停泊載客量達100人的渡輪。
     
  • 渡輪要穿越前往澳門的高速客輪航道,這是非常危險的航程。前往澳門的高速客輪,航班頻密,船速又快。如果在大霧或雨天,視野模糊,更是危險。

    今年10月1日的南丫島海難,將來可能會在前往望東灣的航道上頻密發生。如果在這條航道上發生撞船意外,救援將非常困難,死亡人數必定大增。
     

  • 交通安排沒有提及對香港島至長洲的渡輪服務所帶來的影響,也沒有諮詢長洲以至大嶼山南區的居民,這是一大缺失。在望東灣建骨灰龕場,增加數以萬計的乘客量,現時從中環前往長洲的渡輪服務將不能應付。
     
  • 該公司聲稱平日每小時有一班渡輪前往望東灣,清明、重陽高峰期,每小時4班。試問每年乘客量只有7萬(包括骨灰龕場員工在內),又要維持這個服務承諾,有哪間小輪公司能辦得到?每程收費多少元才可歸本?(現時行走於中環至坪洲、梅窩的渡輪,班次稀疏,每年又得到政府補貼,但仍連年虧損。)
     
  • 拜祭人士循陸路前往望東灣,會加重東涌路和嶼南路的負荷,必然帶來交通擠塞,這是不容忽視的問題。仁展有限公司在Y/SLC/5規劃申請中並沒有在這方面作出評估,是存心迴避問題,因為該公司早前的Y/SLC/2及Y/SLC/3規劃申請,其中一個令人詬病的地方,正是陸路交通安排失當,難以解決東涌路和嶼南路的擠塞問題。
     
  • 水路不能滿足需求,大量人流勢將從陸路前往。連接芝麻灣路和望東灣的山徑只有1.5米至2.8米寬,從芝麻灣路天后廟至望東灣,步程25分鐘;從貝澳至望東灣步程要45分鐘。該山徑要穿越郊野公園,郊野公園將面臨污染、山火等威脅,這正是仁展有限公司Y/SLC/2及Y/SLC/3規劃申請時另一個令人詬病的地方。現在,Y/SLC/5規劃申請放棄從陸路進出望東灣,只循水路前往,正是要避開這個棘手的難題。不過,無人能制止拜祭的人循陸路前往望東灣,該計劃稱循山徑往望東灣的人數為每小時34人,這種估量未免過於樂觀,以至脫離現實。如何協助老弱傷殘人士使用這條山徑前往拜祭,仁展有限公司並沒有考慮過。路上如有意外,如何救援?
     
  • 大量的人聚集在望東灣,如果出現甚麼緊急事故,需要救援,救護車不能抵達,水警輪又費時,唯一有效率的救援工具就是直昇機。但是,那裡沒有可供直昇機降落的地方,毗連的沙灘也難於讓直昇機降落,特別是漲潮的時候。如果遇上沉船意外,100多人怎樣去救?
     
  • 在望東灣建骨灰龕將令香港人失去一片難得的美麗淨土。望東灣現時是郊遊遠足、遛狗、露營、騎越野單車、游泳、滑水、釣魚的好去處。現在,前往望東灣遊玩的人越來越多,除市區居民外,還有大量住在大嶼山南區的外籍人士,甚至是外國遊客,有台灣人士更多次組織到望東灣靜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