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土沉香

成為會員

領養土沉香樹苗表格
RSS feed

請關注大澳發展--看看政府荒謬的施政

一.虛假諮詢,玩弄民主,欺騙全港市民:

去年中(2007年9月),政府在大澳舉辦的大澳發展諮詢大會,根本就是一場假諮詢,只是由顧問公司,政府部門及鄉事會事先擬定的發展規劃公佈會,象徵式的向市民做一埸表演。當日顧問公司及政府部門向各界市民講述大澳規劃及發展;事後並由兩位大學教授向記者講述重建鹽田的地點及概況。市民主要是聆聽,只有少量時間發表意見。

其後,大澳居民黃惠?等到政府部門向林鄭月娥請願,反對政府浪費公帑,破壞傳統文化及生態環境的發展,及後政府以舉辦活化大澳設計比賽來平息民意。

本年度(2008年8月),活化大澳設計比賽選出公開組及專業組優勝者,並舉行記者會交代;但卻提出了幾項既定的發展項目,其中一項是重建鹽田項目。科技大學副教授張兆和並向記者講述計劃的大概。

本會曾向土木工程署及科技大學副教授廖迪生作了解,廖教授則表示並不知道該事件;而本土木工程署則表示該項工程已通過撥款,但一切詳情皆未定;顧問公司則表示該工程將依科技大學副教授廖迪生博士的設計而進行。本會認為政府部門,大學教授,以至顧問公司都在互相推卸,有剝削市民知情權之嫌。

2008年10月初,土木工程署約見活化大澳設計比賽選出公開組及專業組的優勝者,表示有幾項工程會優先處理,其中包括重建鹽田,興建大型旅遊車停車場等。至於顧問公司,則仍會沿用過去設計大澳的顧問公司。斬件式發展大澳大概己是政策共識。

至此,以曾蔭權,林鄭月娥等人為首的特區政府玩弄民意的手段昭然若揭,搞了一輪假諮詢,假設計比賽,假公開資訊;其實說穿了只是一場官府與鄉事勾結的黑箱作業,欺騙全港市民的假民主把戲。大澳規劃發展兜兜轉轉一切如舊。

二.浪費公帑,故亂花費納稅人的血汗錢:

2000年,大澳鄉事會要求政府興建漁船停泊區,以復興大澳昔日漁港繁榮及振興當地經濟,大澳鄉事會向政府聲稱大澳有數百艘漁船,其實大澳當時只有七艘漁船。本會幹事何佩嫻及大澳文化工作室黃惠?反對興建漁船停泊區。理由是大澳並沒有那麼多漁船,興建漁船停泊區亦不會振興大澳漁業,因為大多數漁民的後代已經轉行,而香港海域的漁穫亦大量下降,捕漁已是一夕陽行業.但特區政府堅持用三億元公帑興建漁船停泊區。至今多年,大澳漁船停泊區仍舊空無一船,三億公帑付諸東流;漁船停泊區的大壆更把大澳十景之一的日落景阻擋,連遠眺澳門,珠海的水平線遠景也阻擋了,不少曾到過大澳旅行的本地及外來遊客均對此感到惋惜。可惜,我們好大喜功,故亂花費納稅人公帑的特區官員依然故我,又再次豪擲六億多作活化大澳,要在大澳大興建設。我要問的是:大澳是否是一個死城,沒有人流的觀光點而需要政府不斷的投放資源去活化呢?近年,稍為在假期到過大澳的人都感受到遊客多得水洩不通的情況;我想香港會有更多資源缺乏的地區及弱勢社群更需要這一筆撥款。再者,大澳本身已有豐富的人文及生態資源,再強加一些人工化的建設只會造成破壞,政府應該服膺由香港市民選出來的大澳設計比賽優勝者的藍圖。對大澳減少加工化的不協調建設.把大澳漁村文化生態好好保育,留給全香港市民及我們的下一代。

三.妄言環保,文化保育,實際破壞生態環境,官鄉勾結,肆意破壞發展有生態價值的地方:

特區官員一面要企業,市民保護環境,愛護生態,提倡要持續發展;而自己卻說一套,做一套,特別是曾蔭權領導下的特區政府,惟恐在任內不能掏空所有生態土地,以滿足鄉郊區人士的發展需求。有富生態價值的龍尾灘改建為人造沙灘,而在大澳則進行活化鹽田計劃。選址竟是北山腳下的一大片泥灘和濕地旁。這項會是在兩年內推行的速置工程”大澳鹽田重建”。本人就此事曾向現時負責跟進該項工程的離島拓展處林啟勇先生作了解,知悉該工程選置位於侯王廟對面,新基橋東面的一處佔地約3000平方米的泥灘及濕地旁進行,此位置亦在大澳鷺鳥林的附近。本會幹事一致認為此選址破壞該處泥灘的生態,而且該處有不少已成熟的白骨壤紅樹品種,乃至於一向在該處棲息及覓食的鷺鳥亦會因為重建鹽田,把鹽分大量提高而造成生態的災害。當局巧妙地利用環保條例漏洞--少於3000平方米的泥灘及濕地便不需要進行環境評估,但這工程若落實,其影響周邊的泥灘及濕地面積將遠超過此面積數10倍.本會不能理解為何政府及學者為何要在該處選址。我們總不成為了向市民展示過去的歷史遺蹟而要置活著的良好生態於死地,這樣,中環金融中心也要復興為漁港嗎?不會,因為經濟價值的考慮蓋過了一切,乃至於生態及文化保育。只有不能說話的濕地,雖然它對土地的真實經濟價值是不可用金錢衡量的,包括淨化海水,平衡生態,提供漁類的哺育場,但卻因好大喜功的人類而愈來愈少;現在,全世界的政府也在積極地保護濕地及紅樹林,而我們的特區政府卻在反其道而行,做文化保育而犧牲生態,簡直為一本末倒置的施政大笑話!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