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土沉香

成為會員

領養土沉香樹苗表格
RSS feed

不遷、不殺、保育大嶼山黃牛

 致離島民政專員李炳威 先生, JP:

致地政總署署長甯漢豪 女士, JP:
致運輸及房屋局長張炳良教授 , GBS, JP:
致警務處處長曾偉雄 先生:
致漁護署署長黃志光 先生, JP:
 
最近大嶼山車禍導致8隻黃牛死亡,讓全港關注大嶼山黃牛命運的人士,重新檢視大嶼山黃牛面對的危機及有關政府部門的處理手法。
 
大嶼山黃牛歷史源遠流長,實為大嶼山最早的原居民。梅窩20多條古村,早在明朝村民已用黃牛協助耕作,建設大嶼山的經濟,養活無數大嶼山村民。黃牛祖先歷史比昔日英國政府擬定的百年前的大嶼山原居民為早。因此,大嶼山黃牛應享有原居動物的權利,不應視為一般流浪動物的看待。今日全大嶼山只剩下百多頭黃牛,但牠們竟然在有三個香港島大的大嶼山中無棲息地,飽受汽車、堆填、濫捕和不善處理的威脅。
 
本會認為要有效保育大嶼山黃牛,應全面檢視其目前面對的危機,對症下藥,才能從根本解決問題。
今日大嶼山黃牛面對的危機,可概括為以下三點:
 
1、 黃牛生活作息的改變:從依附村民的農耕生活,有牛棚、牧童、餵飼到今日大嶼山最後一塊稻田因東涌發展新機場而消失,令大嶼山的黃牛原有作息頓失,成為逐草而居,四野棲息的流浪牛。
 
2、 城市化的鄉郊生活:大嶼山不少土地、草原被非法堆填及發展為住宅,不少人將草地圈佔或破壞,原有的田畿路不能再進入,反而馬路邊成為了牛隻棲息及吃草之地。
 
3、 大嶼山車輛日益增加:除外來的車輛所產生的道路交通安全問題外,大嶼南新遷入居民不少擁有車輛,晚上亦有聚集喝酒談天的習慣,改變了原村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習慣,亦改變了大嶼南的村落生活模式。因此,大嶼山南部和西部的交通意外及醉駕事故,亦有著明顯的落差。馬路日夜有不少車輛,牛隻以馬路為夜深無人時的乘涼好地方,便不再安全如昔日了。
 
針對以上三個大嶼山的改變,造成對黃牛的威脅,本會建議可從以下途徑改善:
 
1、 漁護署動物組應改變對大嶼山黃牛的固有觀念及僵化、無效及不人道的處理政策,不以捕殺、驅逐、遷移為處理牛隻的手段;應考慮大嶼山黃牛在本土歷史文化的角色及大嶼山郊野不可缺少的一員,為黃牛的安全而設置牛棚,提供廢置的政府土地、僱用牧牛者等積極保護手法。這樣更能清楚掌握牛隻遷移路徑及避免在馬路中竭息,被村民投訴入侵田地等問題。
 
2、 地政處疏於執法,令不少草地被堆填圈佔,牛隻亦不能進入被圍封的土地。
建議地政處勤視察和執法,令牛隻在大嶼山郊野有更多活動和覓食的空間。
 
3、 除了外來車輛的增加、非法賽車、醉駕、超速駕駛等道路安全問題外;大嶼山本土居民的車輛數目亦應作出限制。由於近年來南大嶼的私人住宅大量增加,不少居民亦擁有車輛,加上晚上有喝酒的風氣日益盛行,嶼南路不再是往日的寂靜,因此,在控制外來車輛之餘,亦應管制大嶼山的汽車數字。
 
以大嶼山三倍香港島面積之大,郊野之廣,竟容不下二百多頭黃牛,而提出覓地遷走大嶼山黃牛;不去檢討過往對待牛隻政策的失誤,而提出此建議,實屬失職及荒謬!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
何佩嫻
19-6-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