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土沉香

成為會員

領養土沉香樹苗表格
RSS feed

請各位議員代表我們及已死、被圈禁、失蹤的西貢幼牛發聲 漁護署牛隊十三問

                                           請各位議員代表我們及已死、被圈禁、失蹤的西貢幼牛發聲

 

漁護署牛隊十三問

 

1、只有3個月大的幼牛(719),治療後不放回原村,卻獨自被放逐到西郊(創興),

其後又捉回圈禁,至今3個月,仍不放回原村讓父母親族重聚,獨自圈禁在打鼓嶺農場餵食,又不讓居民探看,儼如重犯,亦有虐待幼牛,剝削其親族及被照顧的天性和權利,是何原因,人性泯滅,欺凌弱小動物一至於此?

 

   2、我們曾去信問牛隊有關失蹤幼牛下落,牛隊都千篇一律回復不會干預野生動物的活動自由。國際間放回野生動物,特別是幼小動物,都會監察一段時間,最少1年,並會為放逐動物做紀錄,評估其適應情況。請問牛隊在放逐幼牛至陌環境生活後,有沒有做過任何監察,為何幼牛失蹤要義工通知,幼牛有病又要義工通知,只放逐而不理幼牛死活,請交代你們放逐的幼牛的事後跟進方式?又西郊失蹤的多隻幼牛,有否在附近山崖、湖邊搜索尋找過牠們。有義工見到幼牛703在崖壁的石上尋找草吃,其後失蹤,牛隊放逐幼牛時有沒有考慮過地勢的險要和幼牛求生的需要?

 

  32013年放該大嶼山20多頭黃牛到西郊(創興),做成牛隻死亡,受傷和失蹤過半數被調遷的大牛未能生存於創興,不少失去蹤影,生死未卜。 大嶼山及西貢地區牛會聯署反對並至立法會申訴, 漁護署承諾不再調遷牛隻, 並協助各區牛會覓地興建牛棚,如今以"遷移"西貢幼牛於西貢, 回應並無違反誠諾, 但過去同樣是用"調遷"大嶼山牛同區山上, 今日強換詞義,並未能回應當日我們認為西郊(創興)生境不宜的反對"調遷"理據。我們重申所不同意不是同區與否的字詞詭辯,而是該處不宜牛隻棲息的原因。請漁護署官員解釋你們為何不執行過去承諾,甚至變本加厲地以大牛都難以生存的環境去送幼牛於死地?

 

   4、有幼牛被放逐到西郊(創興)後遭車輾斃,證明單獨放逐幼牛十分危險,請解釋為何置幼牛於荒野和不是同族群的大牛一起,已很危險,幼牛又不懂照顧自己,亦不熟悉同圍環境。牛隊負責人是否須為疏忽對待動物致死負責?!

 

   5、逾10多隻幼牛於2016年陸續被義工發現被單獨放逐於西郊(創興),其中多隻不是死亡便是失蹤、或因身體出現問題、瘦弱而被捉回牛隊農場觀察圈禁,證明此是對幼牛不當的行動,已有虐待動物的成份,理應立即叫停並檢討和問責,但牛隊仍答覆會繼續這政策。究竟牛隊目前的獨裁、霸道、虐待動物的無法無天行徑,幼牛無聲,但市民也被滅聲,漁護署如何監察這種無視民間意見的專橫獨斷行徑呢?

 

   6、從2013年至2017年,我們多次踏足西郊(創興),觀察牛隻及其生境,發現植物物種仍為大葉草及台灣相思為主,須知大葉草於冬季(11月至3)休眠,台灣相思的葉亦不為牛所食,而該處被放逐的大牛愈來愈多,沒有足夠糧草,大牛尚且要搶食我們送去的草,何況幼牛。我們亦觀察到漁護署於20173月後亦開始有送馬草去該處,證明該處並非如漁護署牛隊所言,有足夠草原作生存條件。為何漁護署一直不改善該處植被,卻一直變本加厲的調遷牛隻及幼牛,妄顧動物的生存權利?

 

7、漁護署牛隊一直辯解為幼牛及牛隻的安全,必須遷移到西郊(創興)

但被遷移幼牛的村落一年的交通意外都只是平均1-2宗,很多都是涉及高速駕駛,反而不及1年內被放逐至西郊(創興)而死亡的數字。請問漁護署官員有何具體數字證明遷移到西郊(創興)真的比在村內過馬路安全嗎?將幼牛遷移到西郊(創興)真的沒有發生過車死牛隻的意外嗎?(幼牛552被放逐到創興後2星期便被車撞死)

 

   8、漁護牛隊的政策匪夷所思,無法無天,任意捕捉,任意為未成熟的幼牛(幾個月大)捉去絕育,妄顧其發育及成長的需要(很多國家已禁止為幼小動物過早絕育,因為缺少了成長所需要的賀爾蒙是不仁遁的)。而絕育後又將其圈禁或單獨放逐,居民亦被禁止前往探視。其極權、殘暴的行徑明顯是在缺乏監管下做成,請問漁護署官員目前有何機制去監控漁護署牛隊獸醫的暴弱行徑、又有何投訴機制以控訴濫用權力和虐待牛隻行為?

 

9、牛隻過馬路安全成為放逐牛的硬道理,甚至去尋找隱藏深林中的村牛來放逐。只要有此莫須有金牌,便可任意捉牛,忽視居民聲音和實際情況。今日14鄉有村居自動成立牛隻交通安全紏察,指導車輛及牛隻過馬路,其實每條村落,每一群牛都有固定的每天覓食和過路的路線,多年來我們都有向運輸署在大嶼山的交通黑點設置裝備及加強警方巡邏,漁護署及有關政府部門會從一個較理性、仁道及科學化的方法去解決牛隻交通意外的問題嗎?

 

   10、放逐牛隻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只是將問題放到別人的門前,而不負責任地任其自生自滅,由當地居民承擔。例如2013年放逐到大嶼山石壁的西貢牛一群走到昂坪,由於沒有足夠糧草,亦發現到商店,遊客搶食物,甚至出現傷人,現在由地區居民於冬天向昂坪牛隻供應乾草,現在情況已有改善;另有在大嶼山被放逐到本區石壁的牛,也愈來愈大群,造成各種交通和覓食問題。沒有照顧牛隻基本生存需要的盲目調遷,只是將問題由一個地方帶到另一個地方,以掩蓋政府對牛隻的根本持續保育的忽視。請問除了件遷移牛隻至另一地點外,如地區居民和牛隻相安無事,漁護署是否會讓牛隻在原居地生活,不再胡亂構思擾牛政策?

 

   11、徹查今次幼牛事件,彰顯文明社會的素質:本次根據漁護署牛隊在所謂“捕捉、絕育、遷移”的莫須有金牌下,幼牛死傷連連,投訴無門。我們迫於無奈,本著文明社會對待弱小動物的公義、為著特區政府的國際聲譽,貴署是否會徹查此次政策下,牛隊負責獸醫及工作人員是否有虐待動物,引致動物受不必要痛苦,以致死亡?請貴署嚴守香港法治精神,勿縱容公職人員依法犯法。

 

    12、西郊(創興)的生境由2013年至今未改變過,但牛隻愈來愈多,以每一隻大牛食量,至今有近50隻大牛和幼牛,我相信貴署現階段會放牛繼續放牛到創興,是否會改善植被,增加遮蔽的設施或種植華南闊葉樹。請貴署交代將如何改善創興植被,才不會令被放逐的牛隻受糧草不足及無遮蔽地之苦?

 

    13義工曾多次送草到西郊(創興),目睹仍未斷奶的幼牛(533),估計只有幾個月大及有不少仍未懂得啃草的幼牛,義工只能餵以嫩葉維生。幼牛仍須以奶哺育的階段,牠們的營養來自牛乳而非草,強行將其孤單放逐至沒有母牛哺育的環境,無疑置其於死地。我們要求貴署嚴正調查,正視貴署員工荒謬絕倫的虐待幼牛行為,並作出跟進和懲處,以恢復貴署聲譽!

 

 

撰寫:何佩嫻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護牛小組}

24-4-2017

 

聯署團體:

西貢14鄉村牛關注組

環保生態保育協會

大嶼山黃牛關注組

新界東社區動物關注組

新界土地研究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