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土沉香

成為會員

領養土沉香樹苗表格
RSS feed

創興中心(西郊)調遷地環境及牛隻生境實況

 

                                                 創興中心(西郊)調遷地環境及牛隻生境實況

詳細圖片按此



航拍的創興中心旁的牛隻被放逐位置, 為一人為的堆填土地, 沙質,土呈酸性, 屬淺土層,致一般原生植物難以生長。該處無任何牛棚設施, 面向海, 風大雨大, 與牛在鄉郊農村的山谷平地阻擋風雨的地勢截然不同。

在十四鄉棲息的幼牛,原在隱蔽的山谷中棲息,該處群山和原生植物和華南闊葉樹,都可為牛隻阻擋風雨,所以平日牛群甚少出村和馬路,卻因為受傷而被漁護署牛隊送走治療,卻料不到

一隻3個月大的幼牛被覊留打鼓嶺至今6個月仍未放回,另一隻放逐至西郊被車死,一頭在放逐後失蹤,令人悽然!

相思:葉尖幼, 牛不吃, 亦不能作遮風擋雨, 範圍內亦無遮蔽的大葉原生樹及帳篷,下雨時牛群不斷在壩上來來回回躲避, 情況悽涼。                    

場內只有一種草:大葉草,原產地南美,屬於草坪草和暖季草,於冬季休眠不生長,和原產於香港一般村落的牛草(俗稱芒箕,大黍),可以長年生長,提供牛隻一年四季所需的主要食糧不同。因此,牛隻、特別是幼牛,基本在該處難於熬過冬季,而該處的植被亦不適合牛隻生存和棲息:因為沒有主糧""和遮蔽可提供。

 香港一般村落的牛草大黍(俗稱芒箕)       十四鄉村落牛群的原居地

十四鄉村落牛群的原居地,非常隱蔽,亦有足夠原生牛草及各種植物,原生林亦足以阻擋風雨,牛隻亦少出馬路,亦很少居民投訴,本來牛隻於此地生存很適合,但卻被迫母子分離,漁護處處理牛隻行徑難以令人信服!

被放逐到此處的牛隻愈來愈多,超過60頭以上,糧草的不足、遮蔽的缺乏、被孤單離群的牛、缺乏照顧的幼牛,都呈現出各種問題:  

我們可由牛角和身型推斷, 被逐到此的幼牛超過10, 不少年齡不超過1, 全都瘦骨嶙峋。牠們仍很害怕, 初時仍不太懂喫較長的牛草, 所以我們後來帶了些嫩葉給牠們吃. 牠們也會被大牛撞開, 所以我們要以草引開大牛,讓牠們有機會吃草, 但由於不是經常可以到此餵飼幼牛們, 牠們仍是很瘦弱, 跟在鄉村和父母親族一起,大牛會照顧族群中的幼牛有很大分別,牠們也很驚慌,因為沒有親族長輩的照顧和依靠,只能勉力掙扎求存。我們認為此舉是不仁道的,因為已有幼牛被放逐於此地失蹤及被車碾死。

 牛隻很重視族群和愛護幼小, 幼牛出來時,整群大牛會包圍著牠,防止牠受到傷害。今日,牛隊只捉幼牛或其中一隻放逐,無異銷毀牛群的深厚家庭倫理, 父母失幼犢的痛心, 動物又何異於人呢?於心又何忍?  

黃牛作為中國人最早期的工作好拍擋, 其實是很溫馴善良的, 牛隊工作員工捕捉幼牛時亦不須用太粗暴手段, 對於幼牛會做成極大恐懼和傷害,希望有關人員日後能理解牛性, 多以寬容安撫對待傷患牛隻。

由於創興草原地的夏草已被吃光,大牛幼牛每天都上壩上,由於沒有牛路,只能在馬路上,沿著阧峭的石坡覓草食,我們帶來的青草,很快會被大牛小牛吃光。不時有車輛風馳而過,牛隻紛紛在馬路上行走,幼牛常在崖壁覓食,令人十分擔心! 

下雨時,黃牛一般都找不到避雨的大葉樹,而幼牛更被迫走出空曠地方淋雨。如下連場大雨,由於創興唯一的一大片草地位於低窪,便會成為一片澤國,黃牛不喜於濕地棲息,唯有走上壩上的亭子(但只可供3,4頭黃牛入內),於是紛紛走出壩上、馬路上,亦無安全可言。我們的義工更目睹下大雨的時候,牛群往來多次壩上,任雨淋的慘況。

521日創興荒野,草仍甚短,不足供應牛群    2月份我們和義工在原生林割4季生長的野草

我們亦發現在4月底5月中,創興荒野多種了雜草,但由於被放逐至此牛隻數量愈來愈多,不少新種植物的幼葉也被牛隻喫掉,而草的生長也趕不上牛隻喫掉的數量,在原生林,野草已高逾數呎及人,但這裡的大葉草和新種的雜草卻仍只有34吋。

 總結:1.須改善該處土壤酸鹼值才可種植牛能吃的本土四季生長的牛草

      2.須立即停止捕捉幼牛至此,並將幼牛放回其族群

      3.須為此處牛隻可承載量劃定容納標準,不應無止境地將牛送至此地

      4.須立即設置多個遮擋風雨(牛棚)設施

      5.須定期提供足夠糧草

      6.須定期檢視牛隻去向,健康情況

      7.須在路旁增設牛路和種植青草,讓牛隻可有足夠糧草

      8.須在馬路旁設置牛行道

 

 撰寫:何佩嫻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

護牛小組

17-3-2017初稿

22-5-2017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