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土沉香

成為會員

領養土沉香樹苗表格
RSS feed

失去回憶的城市——大澳棚屋的發展

[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回眸時看社區工作」文章分享
http://cdforum30.ywca.org.hk/page4/page4.1.html
 

郭俊泉
(大澳社區工作隊 社區工作主任)

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場大火,把大澳近五分一的棚屋燒毀了,而被燒的,正是大澳歷史最悠久、最有特色的棚屋。無情烈火不單帶走了大澳人的家,亦帶走了漁民的生活文化。

棚屋的構造是數百年來,漁民根據其生活習慣歷代演變而成:依海而建的棚屋,每一戶便儼如擁有一個私人碼頭,方便停泊漁船。初期棚屋的屋頂是半圓形,是仿照漁船的蓬頂而建成;棚頭,即棚屋外的露台,是居民吃飯、補漁網、與鄰舍閒談的地方,就像漁船泊在一起,漁民在甲板上生活的情境。棚屋的「設計」,便是漁民生活文化的鏡子,反映了漁民日常生活的狀況,而所謂的「設計」亦是在歲月無聲中,經驗累積的成果。縱使搬到公屋居住,漁民也會把棚頭的生活文化帶「上樓」,他們喜歡在公屋的走廊曬咸魚、海產,擺放雜物,吃飯,以至納涼談天等。

規劃署去年便開始研究重新發展大澳的計劃,重點是保留大澳現有的「特色」,以發展大澳的旅遊業。計劃其中一點是清拆部份棚屋,重建一些「類似模樣」的棚屋,作為商店、食肆。無獨有偶,規劃署建議清拆的棚屋部份,正是今次火災燒毀的棚屋,相信編劇也不懂編寫如此巧合的情節。

規劃署重新發展大澳,只是借助棚屋的「特色」來吸引外國遊客,以配合大嶼山未來變成消閒島之設計。但規劃署卻忽視了棚屋與漁民生活文化的關係,只是官僚地以簡單的方法,把阻礙旅遊業發展的棚屋拆毀,把居民搬上公屋,再興建一些類似棚屋的建築物,便理想地認為這樣可以吸引外國遊客。

這種過份簡單、功利的規劃概念:清拆現有的東西,重建一些有「成本效益」的建築物,便是我們政府應用的方式。試看香港的市區重建,政府先清拆那些位於市中心破舊的戰前舊樓,騰出空間興建多層商業大廈,那麼政府及私人發展商便可從中獲取巨利。而一些公用設施,政府也只是用「倒模式」的建築來興建,例如於灣仔的室內街市,與元朗的室內街市完全一樣;又例如每一間中學,連走廊有多少個樓梯轉角位也是一模一樣。政府完全漠視了環境與生活文化及人與人的交往,有著密切的關係。政府也忽視了,香港縱然只是彈丸之地,但每一地區也有其本身的特色,就如中環、上環的舊區,與大角咀的舊區,便令人有截然不同的感覺。

香港曾是繁盛的漁港,大澳這一漁村雖然已經發黃,但她正好代表著香港歷史的一個段落。政府如果仍只抱著功利、計算成本效益的態度來建設我們的城市,而忽略了舊有建築與香港歷史、生活文化的密切關係,那麼香港只會變成一個「失去回憶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