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土沉香

成為會員

領養土沉香樹苗表格
RSS feed

大澳涌火災速寫

[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回眸時看社區工作」文章分享
http://cdforum30.ywca.org.hk/page4/page4.1.html

胡素卿
(大澳社區工作隊 社區工作幹事)

遠處熊熊火光,一陣一陣傳來的爆炸聲,使我非常不安。太平街一片混亂,消防車停在路口,只見兩條消防喉從太平街通往新沙棚、二三涌,從高處可見青年人和中年人走到二涌協助將石油氣及火水等易燃物體拋下海中,盡量減低其破壞性。

街坊臉上掛著擔心及恐慌的表情,到處找尋親友,我們除了開放辦事處作庇護站外,亦到處向街坊打探居民情況,牛仔、福金伯、帶娣嫂……他們處境如何?但無人能給我任何答案。強烈爆炸像天崩地裂,太平街街坊開始疏散,居民商討如何協助救火,我面對此情境實在感到手足無措。

我們協助老弱者到辦事處休息,新沙棚、沙仔面,兩個棚區已被火海重重包圍,居民遠望家園即將被毀,心情實在如窩上螞蟻,有些居民呆坐路邊;有人到處打探失蹤親友消息,心焦如焚,我們到處發放消息,及到對岸新基棚查看是否已有人協助居民逃離災場。

跨涌橋已堆滿圍觀人潮,該處亦成為消息發放處,好消息、壞消息不絕於耳:

「福金伯已自行安全游到對岸」;
「有冇人見到帶娣嫂」;
「我call緊家姐,佢到依家都無覆我,都唔知佢點。」;
「消防員仲遲遲未有增援」;
「點算呀!今次實燒晒喇!」;
「消防員有冇搞錯,係咪救火嫁?」

沒有人証實消息的真確性,有人靜默地等待著……等待著……有人泣不成聲,這時縱有千般的安慰說話,我的兩片嘴唇亦像鐵搥般千斤重,不知如何安慰熱窩上的居民,我感到自己完全不濟於事,充滿自責和內疚。

消防員在吉慶前街展開灌救,但竟然發覺水龍頭螺絲不能連接,又要到消防車取件,居民對此感到非常憤怒,已無法控制情緒,不斷炮轟消防員不力,我亦開始按捺不住了,亦加入炮轟行列,但不久我明白到此時此刻,更需要冷靜下來處理事情,應該協助安撫居民的情緒。突然一個婦人不斷想搶近火場,對於親人勸喻無動於衷,婦人不斷呼叫:「就快燒到我間屋喇!我要守著我間屋!」,我加入協助勸阻行列,但實在無法安撫婦人擔憂的心情,但猛烈的火焰及不斷的爆炸,連消防員亦無法接近火場,火焰來勢凶凶,新基棚、吉慶前後街全區疏散,漸漸居民夢醒,明白到炮轟根本於事無補,便協助消防員灌救工作,我和居民協助疏散工作。

我們站立在新基橋頭觀望火場,在絕望之際,一陣風、一場大雨,為居民帶來希望,一陣掌聲及歡呼,可是這場怪風急雨,很快讓居民重回無助與失望,已近四小時的掙扎,居民及消防員已疲態畢露,身軀乏力,居民處於放棄狀態,「無喇!唯有等佢自己燒晒喇!」兩隻遲來的消防小艇開始包圍火場展開灌救,街坊們只有蹲在火場對岸,無助地、絕望地靜待祝融的離開。

我走到跨涌橋,望著正被大火蹂躪後的大澳涌,眼睛漸漸模糊了。靜靜走過跨涌橋、永安街、太平街,一個個疲憊的身軀、滿是沮喪的臉孔,蹲在路旁。天快要亮了,大澳再次回復平靜,美麗的大澳涌,只剩下燒毀殘餘的木柱根,孤獨呆立海中靜待洗劫後重生的黎明。